网址:www.zmmys.com 猪蜜蜜| 留言板

猪蜜蜜>大陆剧>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
  •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更新至第30集全
  •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

    0.0

    主演:赵露思,徐开骋,任豪,张月,敖瑞鹏,杜煜

    类型:大陆剧

    收藏请在下方选择观看线路|推荐超速线路

    WJ线路

   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剧情介绍

    连续剧《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》是一部由许珮珊导演;赵露思,徐开骋,任豪,张月,敖瑞鹏,杜煜等明显主演的大陆剧。上映于0年,别名:/guozijianlailiaogenvdizi,本站播放量:68373。

   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乐乐影院

    导演:许珮珊   演员:赵露思/徐开骋/R1SE任豪/张月/敖瑞鹏/杜煜大司马桑公的独女桑祈被人挖坑应下了一个赌约,要让大燕第一公子晏云之收下自己的荷包,并且答应上元节赏灯之邀,否则就要代替名伶在灯会上弹唱。桑祈开始以为这不过是小事一桩,然而她去晏府拜访几次却都吃了闭门羹。得知晏云之在国子监授课,为了完成赌约,她决定进入国子监堵他。在经过桑公七次毫不害臊、痛哭流涕地提出要让独女进国子监读书的要求时,皇帝只好同意。就这样,桑祈进入了国子监,和青梅竹马的好友卓文远,以及里面锦衣华服的少年公子们成为了同窗,也成了国子监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女弟子。

   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(2021年赵露思、徐开骋主演的校园古装炼糖剧) 语音 编辑 讨论15 上传视频

    《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》是由企鹅影视、悦凯娱乐、磨铁娱乐、灵河文化联合出品,许珮珊执导,赵露思、徐开骋领衔主演,任豪、安泳畅、敖瑞鹏、杜煜、李星瑶等主演,张月特别出演的校园古装炼糖剧 [1-2]  [11]  。

    该剧由花千辞所著的热门青春校园类小说改编,讲述了大司马桑公的独女桑祈为了完成赌约,决定进入国子监,和青梅竹马的好友卓文远等少年公子们成为了同窗,也成了国子监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女弟子的故事 [2]  。

    该剧于2021在9月22日在腾讯视频、优酷播出 [3]  [14]  。

    中文名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类    型古装、爱情出品公司企鹅影视、悦凯娱乐、磨铁娱乐、灵河文化制片地区中国大陆拍摄地点横店首播时间2021年9月22日导    演许珮珊编    剧李林、李琼、李朋钰、王佳妮制片人方芳(总制片人)

    贾士凯(总制片人)

    伍星焰主    演赵露思、徐开骋、任豪、安泳畅、张月(特别出演)、敖瑞鹏、李星瑶、杜煜、蒙恩集    数30 集 [21] 每集长度45 分钟 [22] 在线播放平台腾讯视频、优酷

    目录

    1 剧情简介

    2 分集剧情

    3 演职员表

    ▪ 演员表

    ▪ 职员表

    4 角色介绍

    5 音乐原声

    6 幕后制作

    7 播出信息

    剧情简介编辑 语音

    《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》剧照

    《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》剧照(12张)

    大司马桑公的独女桑祈(赵露思饰)被人挖坑应下了一个赌约,要让大燕第一公子晏云之(徐开骋饰)收下自己的荷包,并且答应上元节赏灯之邀。原以为轻松就能完成,谁料波折重重。得知晏云之在国子监授课,她费心进入国子监接近他,在两人纠缠相处的过程中,渐渐萌生了爱意。与此同时,京城的和平局面因一神秘组织而破坏,为了查出幕后主使,桑祈与晏云之联手调查,誓要惩奸除恶。在经历了一场恶战后,真相大白,二人也功成身退,回归国子监,迎天下学子,成一世佳话 [6]  。分集剧情编辑 语音

    1-5 6-10 11-12

    第1集

    剧情图片

    当朝最优秀的夫子博士全都聚集在国子监,听闻前任祭酒辞任后,由年轻有为的司业暂代管理之职,一改崇尚辞赋的浮浅之风,重经义,重时务。百闻不如一见,桑祈决定亲自到国子监一探究竟。穿过豪华的汴京城,一袭红色装束的桑祈骑着骏马来到国子监,一场妙趣横生的经历正在等待着她。年轻俊俏又事业有成的公子自然是受到许多世家大小姐的青睐,而作为大燕第一公子,晏云之自然也是被许多女子追捧。这天,大雨倾盆,晏云之的马车被人故意惊扰,失去了控制。不过晏云之已经习以为常,这已经是这月第三次了。马夫虽然知道眼前走来的宋小姐不好惹,可还是听从晏云之的命令,勒紧马儿加速冲过去。看到马车疾驰而来,一旁的女伴早已经跑远,独留宋小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。危急时刻,桑祈如同天将神兵,从屋檐上飞下,将宋小姐带离危险地带,随后抢过马夫手里的缰绳,将马车控制住了。混乱的局面被桑祈瞬间控制住,可没想到宋小姐不仅没有丝毫感谢之意,还责怪桑祈坏了自己的好事。桑祈得知对方是宋太傅的掌上明珠宋佳音后也不服软,一字一句反驳回去。马车里的俊俏公子本不想掺和这些琐事,可听到外面的女子声称自己名叫桑祈后,他顿时按捺不住,撑着伞走了出来。晏云之将桑祈上下打量了一番,眼神里满是惊喜。桑祈见晏云之只是望着自己不做声,误以为他不会说话,惋惜地摇着头离开了,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晏云之炽热的眼神。国子监乃是大宋最高学府,向来只招十四岁到十九岁出身名门贵族的男弟子。当听说桑祈要去国子监时,青梅竹马卓文远着实觉得不可思议。桑祈却势在必得,因为这是哥哥的遗愿,她必须做到。正说着,门外便传来宋佳音和小厮吵闹的声音,桑祈看不下去便出门查看。尽管得知桑祈乃大司马桑公的独女,宋佳音依然不依不饶,甚至对桑祈出言不逊。桑祈好气又好笑,和卓文远以家乡方言将宋佳音骂了一通。宋佳音听得一知半解,还以为对方是在夸赞自己,便决定和桑祈做个赌约,要求桑祈让晏云之收下荷包。桑祈以为这事十足的简单,便爽快应下。可事后却听卓文远道,晏云之虽然是丞相府庶子,但是才学过人,样貌出众,但却常常拒美人于千里之外。正聊着,晏云之便走了过来,桑祈眼疾手快,将自己的荷包塞进了晏云之怀里。可没想到晏云之却果断将荷包扔给店小二,丝毫不给桑祈机会。桑公向官家请旨,让桑祈进入国子监。此事惹得国子监一众博士很是不满,要求让桑祈加试,以此让她知难而退。桑祈听闻此事也犯了难,急忙找卓文远商量对策。卓文远对桑祈进行紧急训练,桑祈果然不负众望得以进入国子监。开学这天,闫琰听说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,很是不悦。其他弟子也口出狂言,认为桑祈一介女子就是来国子监挑选夫婿。卓文远很是无奈,摇摇头离开了这是非之地。为了完成和宋佳音的赌约,桑祈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给晏云之送荷包,想以拜师礼逼迫晏云之收下。可没想到晏云之竟然当众撕毁荷包,并不承认这个拜师礼。之后,桑祈想方设法让晏云之收下自己的荷包,可却都以失败收场。晏云之为了让桑祈收心,便将她安排在了黄班。令黄班弟子们更没想到的是,卓文远竟然私自从天班跑到了黄班。晏云之将其叫到跟前,询问缘由。卓文远搪塞几句后,提醒晏云之不要故意刁难桑祈,她一介女流来到国子监已是不易。晏云之不由得想起过去对桑祈兄长桑羽的承诺,答应一定好好照顾桑祈。桑祈又去找晏云之,可没想到刚到门口便撞见他在试验白绫,吓得她赶紧闯进去。晏云之被吓了一大跳,从高处重重摔下。桑祈将此事告知卓文远,可没想到此事却传遍了整个国子监,甚至还惹出司业晏云之寻短见的流言。流言传回晏云之耳中,气得他几乎暴跳如雷。



    第2集

    剧情图片

    晏云之被桑祈扰得实在烦心,便将她叫到跟前,询问她如何才能不再叨扰自己。桑祈的条件也很简单,就是他收下自己的荷包。晏云之随即应下,但他特意指出自己只给她这一次机会。桑祈喜出望外,可却讶异自己的荷包不在身上。晏云之顺势接下话茬,给桑祈扣下一个扰乱秩序的帽子,叮嘱她安心求学。桑祈心中满是疑惑,可却找不到证据反驳。看着桑祈离去的背影,晏云之很是得意。原来早在桑祈刚刚进门,晏云之便偷走了她身上的荷包。正想着,桑祈便突然推门而入,直指晏云之偷了自己的荷包。晏云之赶紧打发走了桑祈,随即叫来白时,令他将荷包放回桑祈书桌。可白时脑子却不太好使,将荷包放到了闫琰桌里。闫琰误以为桑祈对自己有心,对她的态度不由得暧昧了许多。可这一切在桑祈看来,却是闫琰看不惯自己作为唯一的女弟子,所以才一直盯着自己。放学后,闫琰将桑祈约到校场上,幻想着自己和桑祈双宿双飞互诉衷肠的情景。可没想到却等来桑祈的一记重拳。闫琰赶紧拿出荷包解释自己今日邀约之意,桑祈了然于心,猜到定是晏云之从中作梗。桑祈摆脱闫琰后赶紧追上晏云之讨要说法,对方承认是自己所为,但却声称自己只是在教书育人罢了。桑祈不禁冷笑一声,迟早要让晏云之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。闫琰当众丢了面子,定是不会善罢甘休。桑祈和卓文远虽然知道这遭躲不过,可却没想到闫琰这么早就找来了。两人赶紧跑开,可没想到竟然跑到了宋落天的阵营里。桑祈灵机一动,声称自己和宋落天是一伙的,果真被闫琰误会。闫琰气得和宋落天扭打起来,几乎要掉进水池中。桑祈本想将两人一同踢进水中,可没想到一只手不知被谁紧紧握住,身体向水池倾倒。幸而卓文远及时拉住桑祈,几人这才没有掉入水中。只是桑祈哪是轻易就服软的主儿,她一稳住身体便狠狠踢了闫琰一脚。闫琰和宋落天失去支撑,掉入水中。晏云之及时赶来,厉声训斥几人。可没想到桑祈却故意拉着晏云之一同掉入水中,现场混乱不堪。池水中的凉意也无法熄灭晏云之的怒火,刚从水上上来,晏云之就怒气冲冲训斥一众弟子。可待晏云之离开后,魏展鸿心里开始打起了鬼主意。他佯装好心,邀请桑祈到偏房更换衣物。桑祈知晓魏展鸿几人的鬼心思,索性就奉陪到底,跟着他们去了偏房。大门一开,桑祈便瞥见房梁上的水桶,趁魏展鸿不注意将其推进屋内。悄悄跟在后面的几个弟子见状赶紧上前查看,却忘了自己布置的机关。几个人自食恶果,全身湿透狼狈不堪。传闻祭酒就是因为得罪了晏云之,这才被逼得云游四海。对于闫琰,卓文远倒是不担心,可就怕晏云之睚眦必报。正说着,晏云之便走来,让大家模拟办案。桑祈起初觉得很有意思,可当她抽到“死者”时还是难掩失落。大家围着桑祈做出自己的推断,闫琰更是语出惊人,惹得晏云之忍不住扶额叹息。最后还是卓文远道出案件真相,这才引出查办案件不得被表象所迷惑的道理。之后每次模拟案件,桑祈总是“幸运地”抽中死者身份。日复一日扮演死者,桑祈不禁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。桑祈想起过去哥哥和自己说过,国子监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,这里还有他的同窗小白。在哥哥口中,小白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,同时还是一位体贴之人。那时,桑祈便憧憬着见到这位哥哥的挚友,可是眼下,小白又在哪里呢。晏云之悄悄走到桑祈身后,将她的这些胡言乱语听了个全。为了稳定自己的威严,晏云之决心向桑祈隐瞒自己小白的身份。校场上,一位弟子的马儿突然失去控制。桑祈眼疾手快,赶紧出手相救。可是女子之力量并不足以抵抗失控的马儿,桑祈也几乎要被马儿甩到地上。幸而晏云之及时出手,犹如腾空跃起稳稳落在桑祈身后,勒住了马儿的缰绳。不知是此事太过惊险,又或是其他什么原因,桑祈的心不由得砰砰乱跳。



    第3集

    剧情图片

    闫小郎因为桑祈在射场救了自己一命,对桑祈钦佩得五体投地,愿意为桑祈效犬马之劳。桑祈没有计较过去的误会,闫小郎奉桑祈为桑爷,还准备了一大桌好吃供奉桑祈。晏云之和三郎查案子,发现了一户人家凭空消失,死者还和桑羽当年死状相似,怀疑当年桑羽死于他人之手,两个案子之间有关联。这件案子在桌角发现了残留的毒物,晏云之要从毒物切入查案。三郎代表京兆府感谢晏云之一直以来帮忙断案,这次协同京兆府全力支持晏云之查案,希望给桑羽兄讨回公道。三郎提起桑羽兄的妹妹在国子监,希望晏云之护着点,让桑羽妹妹不受欺负。蒙面人听到了两人对话,潜逃离开。晏云之追贼人,一路追进桑府,误闯了进桑祈闺房,还撞见了此时正在洗澡的桑祈。晏云之退回帘子后面,解释是来家访的,随后坦白是跟着贼人进到了桑府。桑府官兵在抓刺客。桑祈替晏云之打掩护,让晏云之躲到自己洗澡水里。晏云之坚决不进,从窗户逃走了。晏云之回到中书府,担心桑祈会有危险,让小厮不要掉以轻心。小厮禀告京兆府未查清毒物来源,留了份给公子查明。声乐课,桑祈不会演奏,有些担心,闫小郎也不会演奏。卓文远安慰桑祈,不会像律法课那样容易中招。茶盏过竹筏抽签,桑祈还是幸运地被选中。夫子期待能一饱耳福。卓文远深知桑祈几斤几两,问桑祈要不要自己代替。桑祈还是自己上去,拉着刺耳的二胡,把夫子和同学们都吓呆了。闫小郎捂着耳朵捧场叫好。桑祈要换唱曲儿,众人以为会五音不全,没想到桑祈的歌声出乎意料的好听。晏云之在睡梦中听到桑祈的声音,似乎梦见了桑羽在弹琴,一见是送荷包的桑祈,马上惊醒。晏云之来到声乐课上,在一旁替桑羽的歌声伴奏抚琴。桑祈愣住了,想到了同样会弹这首曲子的哥哥。天突然下雨,卓文远拿着扇子帮桑祈挡雨。而桑祈眼里只有晏云之,跑去找晏云之,问晏云之是不是认识哥哥桑羽,说起这首曲子是哥哥作的。晏云之掩饰是巧合。桑祈察觉每次提到桑羽,晏云之都慌乱,觉得里面一定有问题。桑祈故意坐在晏云之书房门外唱歌,问晏云之有没有想起同窗好友求学的时光。晏云之给桑祈吃了个闭门羹。桑祈誓要找到晏云之认识哥哥的证据,来到了典籍室查找往年监生名册,查到晏云之不仅认识哥哥,还和哥哥同班。晏云之正巧过来巡查,桑祈质问晏云之为何认识哥哥却不承认。晏云之掩饰只是点头之交,桑祈却从晏云之会弹曲子,看出晏云之和哥哥关系不一般,誓要查清晏云之隐瞒了什么事。晏云之看到有人从后门溜出去,以司业之名要罚桑祈抄经文,打发走桑祈。晏云之视察了一番,发现药物种株的书籍被动过,上面还被人撕出了一页,欲盖拟彰。晏云之怀疑杀害桑羽的凶手就在国子监。桑祈和卓文远逛街,宋佳音的马车纵驰要撞上去。卓文远及时抱走桑祈。桑祈过来教育宋佳音,宋佳音提醒桑祈上元节的赌约。桑祈为晏云之的油盐不进发愁,卓文远让桑祈把荷包转送给自己,反正自己缺荷包。桑祈说卓文远喜欢,可以让莲偏秀十个八个给卓文远。卓文远见桑祈没听出自己话外音,无奈地笑了笑。桑祈为拿下晏云之发愁,丫鬟莲偏给桑祈出了个馊主意,抓住晏云之的胃,结果把晏府的厨子给抓来了。桑祈丢人地让丫鬟放走厨子。桑祈借着送经文的名义找晏云之,借故报答晏云之照顾哥哥,要亲手做顿饭给晏云之吃。晏云之怕桑祈算计自己,桑祈激将法约晏云之伙房见。宋落天偷看到桑祈想讨好晏云之,赢得姐姐的赌约,没那么容易。桑祈在伙房风风光光炒菜,晏云之嘴上说不会上当,还是到伙房查看,听到桑祈大喊更是担心进去查看。但吼叫其实是桑祈炒菜助威方式而已。桑祈招呼晏云之过来尝一下,晏云之不想浪费时间吃。突然伙房跳出两只鸡,吓得晏云之语无伦次。桑祈没想到国子监令人闻风丧胆的晏云之居然有恐羽症。晏云之把嘲笑自己的桑祈提了出去。宋落天趁两人不在,偷偷在饭菜下药。桑祈被晏云之罚写完经文,吃起饭菜勾引晏云之的胃口。桑祈因此中了迷魂药,胆大地架在晏云之身上胡作非为。冯博士过来找晏云之,晏云之打发走冯博士,刚发现桑祈中药,就被桑祈亲了上去。晏云之命人快马加鞭把桑祈送回府中医治。桑祈的症状和桑羽当年中毒很相似,一直昏迷不醒,汴京所有名医都束手无策,擅长解毒的温太医也出城返乡。卓文远和桑父着急不已,卓文远贡献府中珍藏药品延缓毒性。晏云之坚决不能让桑祈也像羽兄一样出事,快马加鞭把温太医劫回桑府。



    第4集

    剧情图片

    桑祈危在旦夕,晏云之千里迢迢冒雨把返乡的温太医劫到桑府解毒。严三郎得知桑祈出事,也跟着晏云之赶了过来。卓文远还在为桑祈的病情揪心,希望阿祈千万不要有事。魏展洪得知桑祈出事,求同伙的宋落天帮帮自己,两人都想不明白明明是泻药,动静却闹得那么大。宋落天觉得还没查到他们头上,让魏展洪先别慌。晏云之一整晚都门外守着桑祈,桑祈经过温太医的医治,终算捡回一条命。丫鬟要出门打水,托晏云之帮忙照看小姐。晏云之见桑祈难受地喊哥哥,握着桑祈的手,唱歌谣哄桑祈。桑祈听清了晏云之在唱哥哥的歌谣,晏云之向桑祈坦白自己确实认识羽兄,以后再和桑祈细说。晏云之怀疑下毒之人是冲着自己来的,觉得是在京兆府查案得罪了人,叮嘱桑祈先养好伤。闫小郎过来探望桑祈,一路喊进门。莲偏觉得闫小郎有些无礼,拦着不让闫小郎进。卓文远听说司业还在,抢先一步去探望桑祈。晏云之让卓文远照顾桑祈,为了查明毒物源头,专门写信请南山庄的苏小姐帮忙。桑祈趟了几天,病还没痊愈,就想着要去国子监上学。丫鬟说起国子监大过年都快闭门了,劝小姐安心养病。桑祈还是想到国子监查下毒的凶手,担心晏云之有危险。桑祈偷偷潜入国子监冰库,寻找毒物饭菜证物。晏云之正好在里面,拉着桑祈躲起来。晏云之劝桑祈不要又轻薄自己,桑祈不记得什么时候轻薄过晏云之。晏云之不计较擅闯冰库,桑祈不小心靠倒了一排架子,又闯祸了。晏云之认命地帮桑祈收拾烂摊子。桑祈意外发现那天煮的豆芽,晏云之用手绢提取毒物,让桑祈脱下发簪给自己。桑祈解下发簪,飘逸的长发,让晏云之看得失神了片刻。桑祈正要出去时,发现门被反锁了,随手就拿了块扁担敲打呼救。晏云之在后面偷笑,劝桑祈在死之前做些有意义的事,帮桑祈把弄倒的架子整理好。卓文远和丫鬟发现桑祈那么晚还没回来,着急地出门找桑祈。此时被关在冰库的桑祈格外的冷,晏云之贴心地将外衣脱下来给桑祈披上,答应出去以后带桑祈见小白。桑祈说起和宋小姐的赌约,劝桑祈把荷包收下。晏云之答应活着出去,就考虑一下。桑祈见晏云之冻得咳嗽不止,和晏云之相互抱着取暖。晏云之小厮白时姗姗来迟,过来开门救两人出来。晏云之把走不动的桑祈公主抱抱走。桑祈感谢白时相救,白时说是公子安排的,若是一个时辰没出来,就去寻他,调侃公子老谋深算。桑祈吐槽晏云之明知白时会来救人,还弄得氛围那么心惊胆战,提醒晏云之记得带自己见小白。晏云之借故扯谎不认账。卓文远着急到国子监找桑祈,正巧看到晏云之抱着桑祈。晏云之顾及卓文远,把桑祈放了下来。桑祈向卓文远解释到国子监找证物,遇到晏云之过来搭救。卓文远醋意地拿走晏云之的外袍,要脱自己的外袍给桑祈披上。桑祈却说不冷了,和晏云之打了声招呼,让卓文远送自己回去。晏云之查明毒物来源于西昭,摒退白时,要拿小白鼠做毒物实验,确认了和桑羽、桑祈中的是同样毒物。除夕夜,桑祈迷迷糊糊梦到自己亲了晏云之。丫鬟说起老爷进宫给官家迎新了,卓文远在凉亭等小姐很久了。桑祈和卓文远一起吃饭过除夕夜,莫名感到冷清,想念起边塞放烟花的热闹景象。桑祈一想到除夕夜一过,就到上元节,担心真的要演出。晏云之拉来了好几箱烟火,在桑府外放给桑祈看,要代替羽兄照顾桑祈。桑祈惊喜不已,觉得放烟花的人和自己心意相通,提醒自己不要轻易放弃。桑祈看着烟花,卓文远则宠溺地看着一脸高兴的桑祈。卓文远到庆丰楼,碰见了宋佳音在谈论桑祈荷包之事,到隔壁包厢偷听。宋佳音准备好上元节看桑祈的笑话,提起卓文远对桑祈也有意,觉得卓文远太多风流,听说他老是在庆丰楼找歌姬,对卓文远颇有非议。闺友谈起回老家守孝三年的苏姐姐快回来了,提到苏姐姐之前可是和晏云之是金玉良缘。宋佳音不怕,豪言自己才是晏云之的命中注定,看在苏姐姐知书达理份上,可以给她当个妾室。有人半夜就到南上庄丢了封信提醒苏小姐。桑祈为送不出去的荷包发愁,决定上元节前一天找晏云之,结果却发现晏云之不在府上,出门见故人了。晏云之心不在焉地到城郊接苏小姐。桑祈沮丧地回府,路上还遇上倾盆大雨。卓文远过来给桑祈撑伞,让桑祈不用担心,明日自己自有安排。



    第5集

    剧情图片

    上元节灯会,张灯结彩热闹非凡,达官贵人都看灯会表演助兴。卓文远提前请了歌姬帮桑祈打点。桑祈在后台换好了歌姬服装,遭到了宋佳音的落井下石和冷嘲热讽。桑祈不客气地要帮宋佳音化妆。卓文远调戏宋佳音,借故认成自己的歌姬了,招呼和宋佳音穿同款华服的歌姬出来,替桑祈出气。宋佳音气得黑着脸离开后台。桑祈看到宋佳音丢人,高兴不已。卓文远无奈地摇了摇头,特地请了个浅酒歌姬配合桑祈演出,让桑祈在台上做做样子即可。桑祈婉拒卓文远的好意,不想让琴艺一流的浅酒弄虚作假,要一人做事一人当,提醒卓文远在自己弹琴时捂好耳朵。桑祈愿赌服输,抚琴一首破阵子。因为不懂琴艺,遭到众人的嘲笑,桑太尉脸都黑。桑祈还是坚持地一知半解弹下去。晏云之看不下去,站出来替桑祈解围,让桑祈唱一曲边塞民谣助兴,帮桑祈抚琴伴奏。桑祈边跳边塞舞蹈,边唱起民谣歌曲,引得众人阵阵叫好。宋佳音看到桑祈非但没出丑,晏云之还帮桑祈惊艳全场,气得离席。桑太尉露出欣慰的笑容,隔壁桌的闫家争着要和桑太尉成亲家。桑太尉说起小女自幼丧母,要凭女儿的主意。宋太傅调侃桑太尉是女儿奴,桑太尉怨今天小女的事就是宋太傅女儿安排。晏云之弹完曲子就下台,没有搭理桑祈。桑祈找卓文远,说起晏云之出来救自己了。卓文远提醒桑祈不要坏了晏云之好事,隐晦地说起晏云之有未婚妻,提起苏解语,汴京第一才女可不一般。有人在达官贵人的糕点上下毒,被严三郎发现了。桑祈上前协助办案抓人。贼人拿了个飞镖刺向桑祈,晏云之出手救下桑祈。桑祈感谢晏云之再次搭救自己。苏解语过来关心晏云之,说起自己和晏云之认识桑祈的哥哥。晏云之咳嗽提醒苏解语不要说。卓文远过来找桑祈,晏云之打断桑祈的盘问,桑祈只能和苏姐姐匆匆道别,约改日再续。晏云之把毒物交到苏解语手上,托苏解语帮忙调查。回去的路上,桑祈向卓文远打探苏解语的消息。卓文远说起苏解语是中书令苏庭之女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和晏云之是青梅竹马,这次苏小姐回来,怕是要谈婚论嫁了。桑祈感慨何德何能,卓文远安慰桑祈在自己心目中是最好的,让桑祈不要想不开。桑祈吐槽是晏云之配不上苏解语这样的天仙姐姐,心心念念和苏解语的下次见面。卓文远其实放了一晚上的烟火给桑祈看,桑祈心思都不在烟火上。官家听闻上元节灯会骚乱和国子监中毒一事,严三郎和晏司业入朝禀告。官家让两人暗中调查中毒之事,切勿引起百姓恐慌。桑祈过完上元节,高兴自己再也不用给晏云之送荷包,浴火重生了,带着荷包兴致非常好地逛街。桑祈逛书画店碰巧偶遇了苏解语,苏解语替桑祈推荐好纸墨,邀请桑祈和自己同去家兄清玄君的宴会。桑祈听说过汴京四大公子之一的清玄君,八卦起娶鹤为妻是不是真的。苏解语说是真的,让桑祈见笑了。桑祈正好要打探哥哥的事情,同苏解语来到见山阁拜会清玄君。晏云之和严三郎刚好和清玄君叙旧,桑祈一见到晏云之,就和晏云之为荷包一事斗嘴。苏解语有些羡慕桑祈可以和晏云之斗嘴。清玄君缓和气氛,请众好友入席。严三郎感慨桑羽还在就好。众人也怀念和羽兄行谈诗作画的日子,可惜天妒英才。桑祈举杯感谢众人对哥哥的照顾,打探起哥哥的密友小白的事,看晏云之装到什么时候。清玄君说起晏云之与羽兄最为相熟。晏云之还装不知道,桑祈指挥晏云之帮自己找小白。晏云之后面走来了一只鹤,晏云之背对着说是清玄君的夫人,桑祈逗趣地喊了声嫂子好。晏云之说起当年清玄君被家人催婚烦不胜烦,特地为仙鹤披上嫁衣拜堂成亲,差点气死清玄君的父亲。后来官家听了此事,觉得有趣,准了这门亲事。严三郎关心桑祈怎么怕鹤,桑祈看了眼恐羽症的晏云之,掩饰是边塞没看过这样的鸟。苏解语看到晏云之和桑祈的互动,给晏云之到花茶刷存在感。严三郎关心桑祈进国子监可是为了羽兄,桑祈说是为了给女子谋取公平学习的机会,提到苏姐姐进国子监,怕是天班的弟子都比不上苏姐姐。清玄君让晏云之评价一下桑祈,调侃桑祈才学可能会超过晏云之。苏解语见众人都围着桑祈转,弹起琴助兴。桑祈和晏云之默契地望着飘雪,听琴曲。清玄君问云之怎么不看解语弹琴,晏云之眼里只有桑祈,借故琴是用来听的。桑祈告别苏解语回府,苏解语希望桑祈能和自己多来往。苏解语丫鬟都看得出晏云之对桑祈很上心,这也是苏解语在意的地方。晏云之和醉醺醺的桑祈同乘一辆马车,说有事要同桑祈说。晏云之送了杯解酒药给桑祈喝,桑祈提起自己没有把晏云之恐羽症的秘密告诉别人,但要晏云之交换秘密。晏云之坦白自己就是小白,喝醉酒的桑祈气得抓晏云之耳朵,怪晏云之迟迟不告诉自己。晏云之解释隐瞒身份是要鞭策桑祈,桑祈觉得哥哥要是知道晏云之快拿鞭子欺负自己,一定会杀了晏云之的。


    内地连续剧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由yytt2012电影天堂收集整理于网络,并免费提供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普通话的优酷网、腾讯视频、爱奇艺以及高清线路、m3u8线路在线观看、等高清在线视频观看模式。本站所有的不管是内地电视剧还是内地电影均有多个观看线路,请根据自己的爱好自行选择播放速度较快的线路观看。除了大陆剧,还有丰富的国产剧、韩剧、欧美剧、以及各种高清大片和搞笑的综艺节目。最后温馨提示:在享受影片带给我们的学习和娱乐体验的同时,请不要长时间处于近距离观影状态,这样对视力和眼睛疲劳有负面影响!

    迅雷下载

    影片评论

    Copyright © 2020